市值过百亿的卡牌盛世 会在青黄不接中逐渐凋零吗?

2016-09-17 来源:爱桌游 作者:佚名

“卡牌是不是过时了?”

按照Newzoo的报告,2016年国内手游市场规模将达到648亿元。如果从传统意义上计算,卡牌占据20%左右的市场份额的话,那这就是一个超过100亿规模的超级市场。在MMO已然红海,SLG暂无成绩之时,许多媒体也纷纷抛出“卡牌第二春将至”的论调。

但从年初到现在,市场上实在没出现几款足够优秀,也足够赚钱的卡牌新作;畅销榜上生命周期超过一年的老产品成绩逐渐下滑;按照数据机构的统计,卡牌的用户量也相对有限。再加上IP和题材的匮乏、玩家需求的转变、产品类型的更新,曾经光芒万丈的卡牌盛世,似乎已经有了凋零的势头。

畅销榜上,新游寥寥无几

卡牌的凋零,首先体现在头部产品的缺失。

以8月31日的App Store为例。畅销榜前10名中,并没有卡牌的位置;

在畅销榜10-20名当中,《拳皇98终极之战》是卡牌游戏,《火影忍者》则具备相当的卡牌要素。这两款产品在做活动时能够挤入前10,偶尔也会在前5逗留片刻。但在更多情况下,都徘徊在20名左右的位置;

畅销榜20-100名的情况稍好,但也只有《圣斗士星矢:重生》、《黑衣剑士》、《皇室战争》、《山口山战记》、《仙家奇侠传官方手游》、《龙珠激斗》、《少年三国志》、《炉石传说》、《乖离之百万亚瑟王》、《航海王起航》、《航海王之强者之路》、《熹妃传》等10余款左右的卡牌游戏,且大多数都在50名以外的位置。

反观今年呼声颇高的几款成熟团队和大厂的新作:游族上线近两个月的《少年西游记》在100名左右,网易上线半个月的《小李飞刀》则在200名左右,情况一样不算乐观。

综合上述情况,很容易得出以下两点结论:

1 老产品成绩下滑。现有的卡牌游戏基本丧失常驻畅销榜前10的能力;

2 新产品后继无力。在畅销榜前100名当中,几乎没有卡牌新品;

伴随时间的推移,第一梯队的产品渐渐乏力;而第二梯队罕见新作,出现了青黄不接的断档。虽然现在似乎头部产品仍然能取得不错的收益,但如果这个现象持续下去,卡牌的凋零只是时间问题。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青黄不接的状况?我们认为,除去市场环境的原因,这还关乎卡牌的立身之本:

题材尴尬,IP告罄

多角色收集养成是卡牌游戏最显著的特点,因此,认知度、吸引力足够的角色成了大多数卡牌游戏吸量、留存甚至付费的立身之本。

从CP的角度来看,性价比最高的卡牌IP当然是三国了:传奇人物多,知名度广,IP还完全免费。但过去两年数不胜数的三国卡牌早已耗尽了用户的热情:根据360游戏报告的数据,现在玩家对三国题材兴趣欠奉,搜索占比仅有3%。从畅销榜来看,也几乎不存在一款成绩良好的三国卡牌新游。

市值过百亿的卡牌盛世 会在青黄不接中逐渐凋零吗?

在端游IP已然用尽的情况下,大量的仙侠电视剧成了影游联动的最好对象。但一般仙侠剧的主角都不会超过5个,其他友军和反派的存在感微乎其微。纵观畅销榜前100,仙侠IP的卡牌游戏也只有仙剑一款。

从玩家的角度来看,魔幻和科幻是玩家搜索占比较高的两个品类。魔幻的问题在于,一来国内没有优秀的魔幻影视作品;二来网文IP的用户群体不够广泛;三来《指环王》、《冰与火之歌》等大作IP的价格又太过昂贵。

科幻则更加尴尬。纵观整个中国,或许只有勉强够得上大IP的《三体》,和最近获得雨果奖的《北京折叠》。但这两个IP又不大适合卡牌的核心战斗玩法:叶文洁汪淼组队大战水滴,这从世界观上怎么也说不过去。

目前来看,仅有的几款表现相对良好(即畅销榜100名以内)的卡牌新游大多是日系游戏。但日系第一梯队的IP所剩无几,日方监修和IP价格的成本也会给CP相当的压力。

由此可见,作为一个对多英雄有着苛刻要求的品类,题材与IP成了卡牌新游立项最大的问题。甚至有业内人士认为,只有类似《大蛇无双》,融合不同热门IP(如死神火影海贼王大乱斗)的作品,才能重现卡牌游戏当年的辉煌。

中核玩家的流失

如果说题材问题是卡牌游戏立项最大的难题,那玩家群体的转移则将卡牌游戏置于更尴尬的境地。

根据QuestMobile的报告,今年6月,整个市场卡牌游戏的月活在4000万以下,在14个游戏品类中位列第十一位。整个品类加在一起,还不如一款MAU排行前三的手游。

市值过百亿的卡牌盛世 会在青黄不接中逐渐凋零吗?

那卡牌用户的游戏时间都去哪了?

中核玩家,即经常玩游戏,但时间并不充裕的用户是卡牌游戏的核心用户。但在现在的产品趋势之下,轻度、中度和重度游戏的边界愈发模糊,他们不可避免地被其他游戏分流:

首先,许多重度游戏正在进行轻度化的设计。MMO加入了自动寻路和挂机系统,FPS删除了移动操作,MOBA也迭代出了移动端的简化版本……许多硬核游戏的操作门槛都已降低,也减弱了对投入大段时间的需求。

对于刚刚进入移动平台的硬核玩家来说,当时的技术不足以支撑重度游戏的出现,因此只能转向卡牌。但随着技术和市场的发展,愈来愈多的重度游戏自然会把他们拉回自己喜欢的品类,这也是重度游戏人口红利的来源;

其次,轻度游戏也正在加入重度化元素,许多核心玩法相对单调的休闲游戏加入了养成、社交系统,帮助玩家获得更丰富的体验。享受卡牌轻度设计的中核玩家则会转向轻度游戏。

对于刚刚接触游戏的玩家来说,能够给予视觉刺激与成长反馈的简单卡牌的确是最好的选择,他们也因此成为手游人口红利的主要组成部分。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部分用户也在成长,他们对操作与交互产生更多的诉求,而卡牌并不足以满足他们。

伴随市场上中度游戏的数量和品类的增加,中核玩家获得了越来愈多的选择。在许多新游戏的玩法都较传统的卡牌更为新鲜之时,那些“年老色衰”的卡牌就自然会被用户抛弃了。

创新的难度与融合的归宿

卡牌需要改变,但改变并不容易。

就游戏设计本身而言,卡牌其实是一个有些畸形的游戏品类:它只在手游平台被人广泛认可;而且从纯粹卡牌玩法到带有卡牌元素玩法的过程中,边界在不断扩大。而这些是它游戏品质很难提升的缘由。

首先,它高度依赖成长线和玩法系统,核心交互体验微乎其微。当成长线已经能带来足够的“多角色收集养成”感受之后,添加新系统玩法的边际效用必然越来越小。

其次,核心交互创新似乎更为直接,但这种创新的难度太大,不确定性太高。卡牌的战斗又不能过于复杂,毕竟添加新元素就容易失却卡牌的极简特性。因此,在极简操作下的玩法创新,必须要戴着镣铐跳舞。这样的迭代周期明显跟不上玩家的成长速度。

如果交互的创新太过困难,那付费模式的创新会不会产生不错的效果?多角色收集养成是一种相当普世的需求,而这种需求并非必须由十连抽来满足。当然,付费模式的创新同样意味着其他系统的大幅度调整。

而在卡牌本身的创新难以为继之时,一些团队正在尝试几个突围方向:

许多团队开始尝试品类的融合。这种语法层面的排列组合革命分为两种:

第一种,是以卡牌为体,以其他品类为用。例如有团队就在尝试向卡牌中加入MMO式的交互,但目前大家都在探索当中;

第二种,是将卡牌作为一种机制、系统甚至理念,融合到一款拥有多种玩法和丰富内容的游戏当中。如《诛仙》、《剑侠情缘》等MMO就已经加入了少量卡牌元素,给主角配备多名影响战斗力的伙伴。而在《皇室战争》中,这款以简化RTS为核心战斗玩法的游戏,付费模式也全然是卡牌式的抽卡套路。

而在游戏设计之外,成功的团队也在尝试品牌的积累。比如《放开那三国2》已经基本制作完成,《少年三国志》正在尝试其他“少年”品牌的产品。

总之,目前市场上几款经典的卡牌产品营收依旧相当乐观,生命周期也颇为长线;但另一方面,IP与题材的匮乏、中核玩家的流失和这一品类的创新难度加在一起,使得新卡牌不再适应现今的玩家习惯。

如果在这段青黄不接的时日里,始终没有一款足够亮眼的产品接力,那只有一个答案能够解释这一切:

在这个瞬息万变的时代,或许卡牌老了。

上一篇:苹果清理废弃软件 APP英文名字长度有限制

下一篇:疯狂周末:是时候展现真正的二次元音乐了

相关推荐

2021年中国游戏市场将超2400亿 玩家超过半数总人口

根据亚洲市场研究公司Niko Partners最新的预测,到2021年时中国游戏市场的规模有望从2017年的260亿美元增长至3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413亿)。 在未来的五年中,中国市场将会

爆款:《火纹:英雄》3个月收入超4500万美元

据任天堂社长君岛达己此前透露,《火焰纹章:英雄》(以下简称“FEH”)作为任天堂旗下的首款F2P游戏,下载量不及《超级马里奥Run》的十分之一,但其收入却已超过后者。根据其上个月

王者荣耀抽奖概率公示 商店抽永久英雄概率1.3%

去年年底,文化部发布了《关于规范网络游戏运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工作》的通知,其中第六条规定,“网络游戏运营企业应当及时在该游戏的官方网站或者随机抽取页面公示可能抽取或

京东游戏·WCA2017全球总决赛中国区预选赛《CS:GO》第三周赛况速览

京东游戏冠名的WCA2017全球总决赛中国区预选赛《CS:GO》项目的比赛如火如荼的进行着,目前进行至过半,十支战队全力以赴争夺进入WCA2017全球总决赛中国区资格赛的有限名额。

用户每天只用9个App 游戏占使用时长25%

App Annie本周五发布报告称,与几年前相比,现在智能手机用户在App上花的时间更多了,每月平均使用的App超过30个。大约1/3至1/2的用户在智能手机上安装了30个应用。使用App是日

查看更多